大足:小五金産業振興一個村
2019年07月29日 11:49 來源:重慶日報

  胡中富(左)巡訪小五金作坊。

  生態魚塘。

  7月21日臨近中午,大足區龍水鎮高坡村,烈日高懸,蟬聲聒噪。村支書胡中富冒著酷暑出了門,巡訪村裏的幾家小五金作坊,查看砂輪粉塵汙染的環保整改情況。

  “這麽個大熱天,書記怎麽跑來了?”正忙著包裝手工菜刀的陳朝清見胡中富來了,趕緊起身前往工作間介紹施工進度,“你看,這些除塵設備已經安裝好了!”

  胡中富抹了抹臉上的汗水,對陳朝清說:“五金小作坊是我們村很多人家的賺錢飯碗,可不能因爲粉塵汙染而破壞了綠水青山喲,不然,大家經營多年的致富産業保不住喲。”

  陳朝清連連點頭:“書記,就憑你的人格魅力,不管投入多少錢來整改,我們這些手工作坊,絕對按你的要求做到位。”

  令陳朝清如此信賴的胡中富今年62歲,曾是一名光榮的退伍老兵。返鄉擔任村支書的23年間,他讓原本一窮二白的高坡村發生巨變,近年來,全村年産值屢超3億元。

  集資300萬元——

  奮戰五年修好一條産業路

  1980年從陝西退伍回到大足後,10多年間,胡中富幹過廚師、當過餐飲企業經理、做過煙酒生意。1995年,龍水鎮政府邀他回高坡村擔任民兵連長。

  一年後,村民推選他爲村支書。

  當還是不當?胡中富經曆了激烈的思想鬥爭:以往做煙酒生意,每年可賺數千元,而村支書一年的工資才600元,算經濟賬,當村幹部確實不劃算!不過,因爲對家鄉和鄉親們的感情,他最終還是選擇了留下來。

  擔任村支書的胡中富深知,村裏經常出現爭奪邊角地界等糾紛,分析原因主要就一個字——“窮”。要致富先修路,胡中富決定籌款300萬元,爲村裏修一條産業路!

  2006年的高坡村還沒有一條公路,村民出行“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生産的農産品等全靠肩挑背扛運出去。聽說要籌集天文數字修公路,村幹部集體反對,哪裏來錢?村民也認爲是“天方夜譚”,質疑聲不絕于耳。

  “越是困難,越要往前沖,絕不退縮!”胡中富在部隊練就了不屈服的精神,他有理有據地做通了村幹部的思想工作,並計劃用“向上級爭取、向社會化緣、向村民集資”的方式集資,分年分段修好瀝青路。

  可是,對于連小小邊界地塊都要爭得面紅耳赤的村民來說,要100多戶無償讓出修公路的幾十畝土地,胡中富面臨的艱辛可想而知。

  前幾個月的動員階段,他每天走村入戶做思想工作,基本都是忙到半夜一兩點才回到家。然而,村民們“土地養活全家”的思想根深蒂固,難以說動大家出錢、捐地支持修路。

  有一次,一位老人攔住了胡中富的去路,強烈反對村裏占地修路,說得激動之時,老人竟然向他下跪:“修路、修路、修什麽路?我見過這麽多當村支書的,第一次見你這樣浪費土地的!”

  胡中富被老人的行爲震驚了,幾個月來遭受非議的委屈頓時湧上心頭,強忍著淚水在眼眶裏打轉,心情久久不能平複。

  但胡中富並未因此而退縮,他不厭其煩地挨家挨戶上門,給大家算修路後的經濟賬,暢想修路後發展産業的便利……日以繼夜的執著付出,終于讓一戶戶村民慢慢松開了口。

  2011年,整整花了5年時間,胡中富終于籌齊資金,說服村民捐出土地,期間經曆了數次停工,修好了5.8公裏瀝青路。這條路,也成爲當時大足第一條村級瀝青路!

  這時,穿著布鞋走在公路上的村民,連連向他說著感激的話語,胡中富內心感覺無比滿足與幸福。不過,回想起五年前那位老人的下跪場景,他的眼淚奪眶而出,蹲在地上放聲大哭。

  目睹這番艱辛的村民,紛紛發自肺腑地對他說:“胡書記,你太不容易了,多虧你帶領我們修路!以後,你要我們幹什麽,我們都聽你的!”

  有了路,胡中富帶領村民養魚、種筍、栽枇杷,高坡村特色産業迅速邁上發展的“快車道”;有了路,高坡村改建民居、接上自來水、開通農村巴士,建設搞得如火如荼;有了路,村民的小五金産品不再靠肩挑背負運,從小山村賣向了全國各地……

  修路前的2006年與修路3年後的2014年相比,高坡村村民純收入從3000多元提高到了11320元。

  重振小五金産業——

  全村小五金産值達2.52億元

  爐火熊熊叮當響,家家戶戶打鐵忙,這是高坡村小五金生産曆史的真實寫照。據統計,高坡村從事手工小五金生産的農戶曾達167家,可因小、散、亂,導致産業逐漸沒落。

  2002年,爲了壯大小五金這一傳統産業,改變“小、散、弱”的困境,胡中富發動村黨支部組建小五金協會,積極加強行業自律,爲會員提供産銷信息服務。

  “再好的産業,必須要有‘帶頭人’。”胡中富多方打聽,得知村民覃永富在外經營五金多年,有頭腦、有幹勁、有市場,正是他需要尋找的“帶頭人”。

  于是,他多次趕赴外地,盛邀覃永富回鄉創業。後來,覃永富不僅建起了俊傑機械制造有限公司,還將産業鏈的部分工序分包給村裏的小作坊,解決了村裏120多名剩余勞動力的就業問題。

  “要不是胡書記喊我返鄉創業,說不定我早就放棄了這門傳統手藝了。”陳朝清從小就跟隨父輩打鐵,特別擅長制作手工剃頭刀。後來,爲了生計,他前往龍水鎮上租了幾間破舊的房子,開了一家小五金作坊。可是除去房租、生活、雇工等開支,他每年也賺不到多少錢,幾度想改行。

  2012年,胡中富找到陳朝清,極力建議他回村改造農房。于是,他回家辦了一家小微企業,專門爲半成品菜刀手工開口打磨。最近兩年,陳朝清每年賣出菜刀20萬把,純收入有10萬元左右。

  如今,一個個能人巧匠被胡中富“拉”回了村,全村從事小五金生産、經營的農戶達到800多戶,占全村總戶數的75%以上。

  2018年,高坡村小五金産業實現産值2.52億元,成爲村民增收的主導産業。

  不讓一戶掉隊——

  村民人均純收入突破16540元

  胡中富敢闖敢幹、樂于奉獻、勇于擔當的事迹傳開後,還被大足區急需安置的一幫移民“瞄”上了。

  幾年前,大足修建玉灘水庫,在安置40戶200名移民時,拿出6個村作爲安置地供移民選擇。誰知,經過移民代表的多次考察對比,最終看中了胡中富的爲人,全部選擇將新家安在高坡村。

  “高坡村雖然位置不是最好的,但聽說這裏的書記很能幹,願意爲老百姓辦事,我們商量決定選擇這裏。”移民代表楊朝建至今還頗爲感慨,“爲了我們能順利安置下來,胡書記三番五次協調建房用地、種菜土地,四處找人幫我們解決用水用電、就業問題,真是操碎了心!”

  移民也是村民,如何幫助大家安居又樂業呢?

  一方面,胡中富將分配給移民的60畝分散土地流轉到村裏,再統一出租給當地種植大戶。後來,這60畝土地又被國家征收,他又協調大家“農轉非”買了社保,退休後都可享受國家養老金待遇。

  另一方面,他到處給移民找工作,幫助有手藝的移民創業。如,他幫助移民楊朝建利用安置房辦起小五金加工廠,年純收入不下6萬元。

  “産業發展,不能讓一戶村民掉隊。”胡中富帶說,如今,1300畝筍竹種下去了,400畝水果發展起來了,500畝生態養魚池有收獲了……高坡村逐步走上了産業興旺的道路。

  2018年,高坡村經濟總收入達到3.65億元,村民人均純收入突破16540元。

-
【編輯:黃淑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