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迎考”垃圾分類
2019年08月01日 15:55 來源:中新網重慶

6月12日,在九龍坡區鋼球小區生活垃圾定時定點分類投放點,居民在分類垃圾巡檢員的指導下投放垃圾。

九龍坡區鋼球小區,使用積分獎勵卡,可積分兌換禮品。

7月10日,北碚區龍鳳橋街道煤安小區,宣講員在給社區居民講解垃圾分類知識。通訊員 秦廷富 攝

6月10日,兩江新區垃圾分類智慧平台,可實時監測正確投放率、積分等數據。

6月12日,九龍坡區鋼球小區,回收員正在清運可回收物智能箱裏的垃圾。

6月18日,兩江新區人和街道天湖美鎮社區,工作人員正在清運易腐垃圾。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記者張錦輝攝

  核心提示

  7月1日,號稱史上最嚴的垃圾分類措施——《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施行,垃圾分類成爲引爆全國各大網站和街談巷議的熱詞。

  上海推廣垃圾分類動真格,重慶垃圾分類也在加快落地。目前,我市主城區垃圾分類體系已覆蓋43個街鎮、306個社區的110余萬戶居民。重慶垃圾分類工作總體水平在全國46個重點城市處于中偏上,在西部暫排前列。

  2020年,重慶將在城市建成區內50%的街鎮和30%的行政村開展生活垃圾分類示範。

  南京志達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朱星龍最近經常上演“雙城記”。6月底,他剛參加完志達入選2019年南京市瞪羚企業的發布會,又打“飛的”趕到重慶兩江新區,了解公司在鴛鴦街道、大竹林街道等地試點垃圾分類的情況。

  朱星龍是重慶垃圾分類領域的“吃螃蟹者”。2009年,他成立了我市首個私人垃圾分類回收站——重慶恒奧環保技術開發公司,在主城區嘗試垃圾分類5年,虧損額卻超過1000萬元。無奈之下,他轉戰南京並找到商機,公司發展成爲全國性垃圾分類企業。

  2014年,朱星龍離開重慶時,重慶主城試點垃圾分類的居民不到兩萬戶、不足8萬人。如今,主城參與垃圾分類試點的居民已擴大到110余萬戶、數百萬人。

  從敗走重慶,到返渝掘金,“垃圾大王”朱星龍的一去一回,從側面反映了我市試點垃圾分類10年來由“冷”到“熱”的變化。

  昔日垃圾換物

  如今智能垃圾回收機進小區

  朱星龍至今記憶猶新:2009年,他在九龍坡區試點垃圾分類時,采取的是垃圾換物的粗放型分類方式——居民打電話,公司的垃圾分類員上門把廢品分類、稱重、付費、拉走,送到各資源回收中心。爲吸引人氣,朱星龍還不時搞些礦泉水瓶換雞蛋、廢報紙換抽紙等活動。

  10年後,重慶的垃圾分類方式已然變得精細。

  記者近日在九龍坡區半山七號小區看到,該小區設置了智能垃圾回收系統,每個收集箱上分別寫著“廢紙”“金屬”“紡織物”“塑料瓶”等字樣,哪個窗口該投放哪類垃圾一清二楚。

  “我們每戶都有一張智能卡,只要垃圾投放正確,卡上就會獲得積分。”半山七號小區居民王蘭芳說,1公斤紙板100積分,塑料瓶每個4個積分……小區還設有像自動販賣機一樣的積分兌換機,居民可以兌換毛巾、肥皂等生活物品。

  自從智能垃圾回收機進駐半山七號,小區有了垃圾分類指導員,居民的垃圾分類投放准確率提高到82%。但還是有不少住戶對分好類的垃圾會不會混裝混運提出了質疑。

  這種擔心不是沒有道理。

  生態環境部環境與經濟政策研究中心曾就居民垃圾分類行爲做過調查,受訪者認爲“垃圾集中轉運時不分類,沒必要分類投放”的占59.6%;“不了解分類後垃圾的處理進度和結果,沒有成就感”的占34.5%。

  針對居民的這些顧慮,重慶下了一番功夫。

  在九龍坡區鋼球小區,記者看到這個小區生活垃圾定時定點分類投放點的垃圾箱上,寫明了每種垃圾的收運時間和運輸流向——

  易腐垃圾,每天早上9點至10點收運至江北黑石子餐廚垃圾處理廠;其他垃圾,每天早上9點至11點收運送往陳庹路固廢轉運中心壓縮後,再送到垃圾焚燒發電廠;可回收物,每天下午2點至5點收運,運往陳庹路固廢轉運中心;有害垃圾,每月收運一次。

  “環衛集團配備了520輛環衛運輸車,每類收運車只能收運其對應的垃圾種類,運輸全程有視頻監控。”環衛集團總工程師何永全介紹,集團還在部分小區安裝了垃圾分類全生命周期管理系統。輕點這個智能系統,輸入相應的垃圾分類卡號,居民就可了解垃圾裝車時間、運送、處理等詳細信息。

  試點容易推廣難

  重慶垃圾分類有三大“攔路虎”

  在我國,垃圾分類試點容易,持續推廣卻很困難,重慶也不例外。

  不少業內人士認爲,居民參與率有待提高、收運體系不夠完善、分類處置不夠徹底,是我市垃圾分類推廣過程中面臨的三大“攔路虎”。

  “垃圾分類最難突破的是居民的源頭分類。”朱星龍說,公司曾用大數據系統分析參與垃圾分類的人群特征,發現60歲以上的居民占70%,40歲左右的中年人占10%。

  不僅如此,數萬元一個的智能垃圾回收機並非每個小區都能配備,比如渝中區試點居民6萬余戶,智能回收機只裝了約10套。

  “將成百上千種垃圾分爲可回收物、易腐垃圾、其他垃圾和有害垃圾,是個技術活。”家住冉家壩的張先生說,他留意到重慶目前還未開發出幫助居民分類垃圾的App或程序。

  重慶開展垃圾分類難,還源于山地城市的地形局限。

  一位業內人士透露,國內不少城市開展了“撤桶”行動,以此倒逼市民養成良好的分類習慣。重慶高層樓房多,市民不習慣下樓扔垃圾,開展大規模的“撤桶”行動並不現實。

  一組數據也印證了我市垃圾分類覆蓋率不足的問題。

  目前,主城區生活垃圾分類試點覆蓋居民戶數的比例爲23.58%,低于國家確定的垃圾分類46個重點城市家庭參與垃圾分類的平均比例38.3%。

  除了前端分類投放環節,在後端的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置上,重慶也面臨困惑。

  將垃圾分類收運體系和再生資源回收體系融合,有利于提高生活垃圾的分類收運和資源利用效率。但市政府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付躍超發現,銅、鋁、紙箱等價值較高的廢品是“香饽饽”,企業搶著收,廢舊家具、泡沫、玻璃瓶、牛奶盒、電池等卻無人問津。“玻璃、牛奶盒等清洗麻煩,增加了回收成本。回收電池、藥品等有害垃圾,企業需要資質,一般企業想接手也難。”

  另一個不容忽視的現象是,重慶雖然在垃圾焚燒發電和餐廚垃圾處理方面走在全國前列,日均處理餐廚垃圾約2000噸,垃圾焚燒發電8000多噸/天,但有害垃圾處置仍是“短板”。

  市生態環境局提供的資料顯示,目前全市有危險廢物經營單位63家,利用處置能力134.5萬噸/年,全市危險廢物處置需求與能力尚未完全匹配,有害垃圾收運及中轉貯存設施設備有待進一步補充完善。

  43個鎮街開展試點

  將垃圾分類納入城管目標考核

  隨著上海垃圾分類出狠招,全國各大城市都在“聞圾起舞”,重慶也在積極備戰,迎接垃圾分類考驗。

  “今年,主城區有43個街鎮試點垃圾分類,占街鎮總數的47%。”市城市管理局人士透露,爲推動垃圾分類工作,我市今年1月起施行了《重慶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辦法》,要求運輸單位發現生活垃圾投放和收集不符合分類要求,且拒不整改的,可以拒絕運輸。

  與此同時,我市已建立“月暗查、季評價”“月報告、季通報”制度,主城各區設有分類工作領導小組或聯席會議制度。市城管局還不定期開展暗訪和專項執法行動,將垃圾分類納入城管目標考核評價內容。

  爲引導更多群衆參與垃圾分類,我市建立市、區、街鎮、社區“四級”指導員制度,組織垃圾分類“青年志願服務市級示範”“小手拉大手”等活動,編印了幼兒、小學、中學版分類知識讀本。

  重慶多個部門正投身垃圾分類的熱潮——

  市發改委支持垃圾分類領域PPP項目建設,積極構建“政府主導、市場推進、多元投入”的投融資格局;

  市、區住房城鄉建委將把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納入物業企業監督檢查內容,督促物業企業落實垃圾分類;

  市生態環境局爭取2020年全市新建(改擴建)5個危險廢物集中焚燒和填埋項目、7個醫療廢物處置項目,新增醫療廢物集中處置1.13萬噸以上,基本實現全市危險廢物處置需求與能力匹配;

  市商務委加快推動可再生資源回收體系與生活垃圾分類收運體系“兩網融合”,爭取每個垃圾分類回收示範點都有再生資源回收企業及時定點回收。

  同時,一批“補短板”的環衛基礎設施項目也在推進中。最快今年底,渝北區夏家壩大型垃圾二次轉運站將投用,屆時主城區三大生活垃圾二次轉運站(其他兩個是九龍坡區走馬、巴南區界石)總轉運規模可達9600噸/日。我市正在渝北建設全國規模最大、種類最全的垃圾分類利用産業園——洛碛靜脈産業園,占地約5000畝,2020年投用後可同時處理餐廚垃圾、果蔬垃圾、建築棄料、一般工業廢棄物等垃圾。

  垃圾分類怎麽推 專家獻計獻策

  同濟大學可持續發展與管理研究所所長諸大建:

  過去,垃圾分類往往是環衛部門單兵作戰,現在需要協同作戰。應通過立法形式明確個人和單位的責任,將垃圾分類從政府獨唱變成社會合唱。

  重慶市政府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付躍超:

  沒有繁榮的垃圾分類處理産業生態,垃圾分類很難從設想、規定和要求變成現實。應充分考慮我國垃圾收運的實際,構建從分類投放到收、運、處、用的産業鏈,政策支持應覆蓋全産業鏈。比如南京等城市對玻璃等低價值垃圾回收有補貼,重慶應加快出台對低價值廢品回收進行補貼的政策。

  重慶大學城市建設與環境工程學院教授劉國濤:

  不少人認爲垃圾分類科技含量低,這是誤區。大數據、物聯網技術都可應用于垃圾分類領域。企業參與垃圾分類,短期內不一定有收益,這就需要政府提供配套政策,鼓勵企業將科技成果運用到垃圾分類中。

  需要注意的是,垃圾分類還應從源頭上推動。目前,深圳鼓勵企業簡化商品包裝、提高一次性商品進入市場的門檻,這些做法值得重慶借鑒。

  記者手記》》

打好垃圾分類這場“攻堅戰”

廖雪梅 崔曜

  垃圾分類是一個城市文明程度的體現。經過前期的推廣試點,許多市民都意識到垃圾分類的重要性。記者認爲,垃圾分類不僅是場持久戰,也是攻堅戰,切不可掉以輕心。

  實踐證明,居民的意識、生活習慣的改變需要時間。從日本和台灣的經驗看,垃圾分類要達到90%以上人的共識,需要20年左右。只有紮紮實實地做好學校和單位的垃圾分類知識宣傳,做好每條街道、每個小區的試點,涓涓溪流才能彙成大海。

  打贏垃圾分類這場攻堅戰,需要政府、企業、市民的共同努力。首先,市民要樹立分類意識,還要讓垃圾分類教育進校園、進社區,培養各方養成垃圾分類的習慣;其次,政府要積極探索運用政府購買服務、給予稅費優惠、優先采購再生産品等方式,引入社會資本和力量積極參與;此外,還要通過立法和強制手段,建立垃圾分類的長效機制。如此一來,垃圾分類就是新時尚的理念才能深入人心,更多企業才能投身垃圾處理的熱潮中來。

-
【編輯:高呂豔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