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多名上醫人的西遷故事
2019年08月09日 08:23 來源:重慶日報

1956年10月27日,慶祝重慶醫學院成立暨首屆開學典禮大會。(重慶醫科大學供圖)

  禮堂前方,懸挂著“慶祝重慶醫學院成立暨首屆開學典禮大會”的橫幅;台下,是434名重慶醫學院(現名重慶醫科大學)的首屆學生。

  這是1956年10月27日,重慶醫科大學舉辦首屆開學典禮,從此,一所新型醫學院在大西南誕生。爲了創辦這所學校,上海第一醫學院(現複旦大學上海醫學院,以下簡稱“上醫”)的400多名人員“西遷”重慶,譜寫了一段蕩氣回腸的曆史。

  8月5日,重慶醫科大學黨委宣傳部部長楊現洲向“我和我的大學”重慶大學生紀實影像展組委會展示了當年那些珍貴的照片。

  早年會議紀要記錄辦校思路

  建于1927年的上醫,是中國當時唯一的國立醫學院。抗戰爆發後,上醫曾先後內遷至昆明白龍潭、重慶歌樂山辦學,1946年遷回上海。

  1955年初,爲支援大西南建設,遵照中央政治局關于沿海工廠學校內遷的指示,上醫擬遷重慶。

  “4月26日,重慶市人民委員召開會議,專門研究重醫建院問題。”楊現洲翻出當年的會議記錄等老照片介紹,當時的《研究重慶醫學院建校問題的會議記錄》記載如下:“中央決定上海第一醫學院搬來重慶,在重慶建立重慶醫學院。醫學院的規模將容納四千二百名學生。”“須設置二千一百張病床,除重慶原有病床一千多供學生實習,需要再建一千張病床的醫院,還有工農速成中學、護士學校、勞動保健研究所等附屬機構。”“學院位置確定在大坪和楊家坪之間的袁家崗。”……

  用“母雞下蛋”的分遷方案在重慶建院

  考慮到上醫全部遷往重慶將失去優越的地理位置和發展環境,也將失去中山醫院、華山醫院等附屬醫院的重要支撐,在廣泛聽取意見後,上醫黨委提出了“母雞下蛋”的辦法:即上醫留在上海繼續發展,同時擔負起籌建重慶醫學院的任務,這樣“分遷”的方案更爲合理。

  1955年10月,中央任命上醫黨委書記兼院長陳同生兼任重慶醫學院首任院長。同年11月5日,中央同意“抽調上海第一醫學院部分力量在重慶建院”的方案。

  “重醫的籌建得到上醫在人力、物力等方面的全力支持。”楊現洲說,在重醫基建工作進行的同時,上醫成立了重醫師資配備委員會,研究師資配備的原則、方案和思想動員等問題,“1956年初,上醫即公布第一批派往重醫的人員名單,共計99人。”

  資料顯示,1955年4月至1960年7月,上醫向重醫派遣人員的工作曆時6年,共調派教師、醫師、教輔醫技和護理等各類人才400多名,其中有30多位著名專家教授,還有一大批在學界嶄露頭角的青年才俊。

  他們不僅是重醫的創校功臣,也是西部醫學事業的開拓者

  “這其中離不開這位重要人物——錢惪。”楊現洲指著一張上醫教師前往重慶時的合影照片說,當時衛生部提出上醫選派一名院領導到重醫擔任副院長,陳同生就想到了上醫副院長、著名傳染病學家錢惪。時年52歲的錢惪毫不含糊,一口答應。

  正是在錢惪的影響、動員下,上醫一大批教師前往重慶。複旦大學2007年出版的《回首老上醫》中,記載了當時錢惪動員李宗明、畢婵琴、陳曼麗等人支援重慶的場景。李宗明曾回憶,錢惪找到他問:“你去不去重慶?”李宗明想也沒有想就回答:“你要我去我就去。”沒有提出任何要求。

  時任上醫附屬中山醫院副院長、外科學專家左景鑒教授,受命籌建重慶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並擔任首任院長;上醫附屬兒科醫院副院長石美森副教授調任重慶醫學院兒科系主任……“正因爲他們,重醫附一院和附屬兒童醫院等陸續建立起來,他們不僅是重醫的創校功臣,也是西部醫學教育和醫療衛生事業的開拓者。”楊現洲感慨地說。

  1985年,重慶醫學院更名爲重慶醫科大學。

  “我和我的大學”重慶大學生紀實影像展由市教委指導,重慶日報、重慶市攝影家協會、重慶市新聞攝影學會、重慶大學、西南政法大學、重慶交通大學、長江師範學院等單位主辦。(李星婷)

-
【編輯:黃淑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