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寶貝·美食》勾勒重慶非遺美食容顔
2019年08月09日 11:27 來源:重慶日報

熏制中的長壽血豆腐。

傳承人肖浪正在制作北碚北泉手工面。

趙孝春的烤房內,挂滿了城口臘肉,金黃濃香。

奉節蠱子雞。

制作中的綦江東溪豆腐乳,每一塊豆腐都要“站立”起來,經過多道工序後轉爲美味。

烤制中的彭水郁山擀酥餅。

璧山來鳳魚的精髓,不止是對味道的極致表達,更在于豐富多彩的做法。

傳承人在南山腹地采集桂花,准備釀造賈氏桂花酒。

本版圖片均由晉毅攝

  “有一些人,他們專注過往,在祖輩細密瑣屑的生活細節裏,反複尋找前行的智慧和勇氣……”這是《舌尖上的中國》第一、二季總導演陳曉卿給《重慶寶貝·美食》一書寫下的推薦語。

  《重慶寶貝·美食》一書以圖文並茂的形式,集結了40個重慶非遺美食故事,將于8月底由重慶大學出版社出版發行。陳曉卿提及的“一些人”,是《重慶寶貝·美食》一書作者羅磊、華勇和晉毅。2017年底至今年4月,他們深入重慶30個區縣(自治縣),尋訪了40余個市級以上美食類非遺項目的傳承人,客觀梳理非遺傳承史,勾勒出重慶非遺美食的容顔。

  8月6日,本書作者向記者講述了他們尋覓美食的初心和經曆。

  通過非遺觸摸重慶文化

  “2017年秋天的一個午後,我和華勇‘癱’在躺椅裏,喝著壩壩茶,精心養著秋膘……”談起爲何要尋訪非遺傳承人,羅磊回憶起了兩年前的那個午後,“聊天時,華勇提出了寫作叢書的想法。”

  華勇想寫一本和重慶非遺有關的書,“自費尋訪市級以上非遺項目的傳承人,理清每個項目的來龍去脈,記錄非遺承載的曆史文化。”這個想法和羅磊一拍即合。後來,晉毅也加入了該項目。

  三人都是土生土長的重慶人,都曾做過多年記者。本世紀初的那幾年,他們幾乎每年都有大半時間在三峽庫區采訪,記錄了夔門瞿塘峽摩崖石刻搬遷等一批文保工程的實施。

  “這段經曆讓我們對記錄巴渝文化葆有熱忱之心。”羅磊說。

  爲何以非遺爲切口呢?華勇認爲,非遺“活”在老百姓的生活中,“它是一個入口,走進去就能觸摸到一座城市的曆史文化精髓。”

  叢書名爲《重慶寶貝》,分爲美食、手工器物、民俗、曲藝四卷,每一卷都會講述40至50個非遺傳承人的故事。此次即將出版的,是第一卷。

  梳理美食傳承數百年的故事

  “送進嘴時,以爲是豆花;嚼一嚼吧,滿口雞肉味;再來一口鮮雞湯,你會産生強烈的淩亂感,不知道吃的是假雞肉,還是真豆花……”書中市級非遺“彭水郁山雞豆花制作技藝”的故事,字裏行間香氣四溢。

  “每位非遺傳承人的故事中,均會自然穿插非遺制作工藝和品嘗體驗的介紹。”羅磊說。

  記者在翻閱《重慶寶貝·美食》樣稿時發現,書中既有九園包子、磁器口陳麻花等知名度較高的美食,也有彭水雞豆花、墊江醬瓜等較“低調”的美食。華勇說,入選美食均具備曆史、工藝和文化價值。

  以墊江醬瓜爲例,書中對醬瓜傳承300年的故事進行了梳理。醬瓜由花瓜制作而成,而花瓜的種子是乾隆初年,農民李斯徽從江西帶來的。

  “李斯徽利用做鹽漬花瓜的手藝,在墊江安身立命。”羅磊介紹,鹹豐初年,李斯徽的重孫子李永芳將鹽漬花瓜改良成醬瓜,在墊江開了一家名爲“李醬園”的作坊。到了1940年後,李永芳的孫子李淵儒又將墊江醬瓜發揚光大。

  2000年,由“李醬園”改制而成的食品公司破産。李淵儒之女李佑瓊心急如焚:“這是老李家的血脈,斷在誰手裏,誰就是罪人!”在李佑瓊的勸說下,她已下海經商多年的兒子熊嚴回鄉繼承祖業。

  如今,在熊嚴的經營下,新的“李醬園”年産值已超2000萬元。

  呈現傳承人的堅韌精神

  “在我們采訪的傳承人中,平均年齡近65歲,從業時間最長的已超過60年。”羅磊稱,爲完整記錄傳承人的工作流程,早出晚歸是三人的常態。

  和采寫的艱辛相比,三人對傳承人的堅韌精神印象更深。

  國家級非遺“涪陵榨菜傳統制作技藝”傳承人萬紹碧上高中時,母親用賣榨菜賺來的6塊9角錢給她買了一件棉衣,並送到學校。然而,母親臨走時身無分文,只有點燃火把,步行30多裏山路回家。這一幕,烙印在這個女孩心中。

  萬紹碧17歲時,進入榨菜廠工作。近40年過去,她已是國家級非遺傳承人,掌管著涪陵“辣妹子”集團。

  據介紹,晉毅負責爲傳承人拍攝肖像。“若幹年後,照片上的人即便離開了,他們的傳承者也能在書中找到自己的來處與去處。”他說。

  在羅磊看來,非遺傳承人不忘初心、甘于寂寞、堅韌不拔的精神令人動容,這也是重慶人奮鬥的縮影。(趙迎昭 陳一豪)

-
【編輯:黃淑願】